欢迎访问伪基百科!

伪基百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伪基百科 > 文化 >

文化

关于立秋古诗词赏析【五首】

发布时间:2022-08-06文化评论
【#能力练习# 导语】一枕新凉一扇风,虽然暑热还没完全褪去,立秋却已经悄然而至。立秋是一年中秋季的开始,秋天是收成的季节,因此大家对秋天是十分的重视,也留下海量立秋的

【#能力练习# 导语】一枕新凉一扇风,虽然暑热还没完全褪去,立秋却已经悄然而至。立秋是一年中秋季的开始,秋天是收成的季节,因此大家对秋天是十分的重视,也留下海量立秋的一篇篇脍炙人口的佳作,让大家一块邂逅最好看的的立秋古诗词!下面是智学网推荐的关于立秋古诗词赏析【五首】。欢迎阅读参考!



1.关于立秋古诗词赏析

立秋

刘翰〔宋代〕

乳鸦啼散玉屏空,一枕新凉一扇风。

睡起秋声无觅处,满阶梧叶月明中。

译文

小乌鸦的鸣叫鸹耳,待乳鸦声散去时,只有玉色屏风空虚寂寞地立着。秋风吹来,顿觉枕边清爽凉爽,就像有人在床边用绢扇在扇一样。

睡梦中朦朦胧胧地听见外面秋风萧萧,可是醒来去找,却什么也找不到,只见落满台阶的梧桐叶,沐浴在朗朗的月光中。

注解

立秋:阴历二十四节气之一,中国一般将立秋视为秋天的开始。

乳鸦:幼小的乌鸦。

啼散:啼叫着飞散了。

玉屏空:指屋子看上去空寂。玉屏,精致的屏风;

秋声:秋季西风吹得树木萧瑟作响的声音。

无觅处:无处可寻。

“满阶”句:满台阶的梧桐叶。据了解在立秋的时节,梧桐的叶子最早凋落。

赏析

这首诗写诗人在夏秋天节交替时的细致入微的感受,写了立秋一到,大自然和大家的生活发生了的变化。全诗的境况,紧扣题意,构思巧妙。

此诗精神全在一个“寻”字。写一种朦朦胧胧,惆怅无奈的情态。

“乳鸦啼散玉屏空”写傍晚时景色的变化。起初小乌鸦还待在树枝上或屋檐上叫着,天黑了,乌鸦归巢了,就再也听不到乌鸦的叫声了。乌鸦有结群营巢的特征,所以傍晚时,乌鸦的叫声还是比较多的。老乌鸦不太喜欢叫,叫起来声音也粗砺,比较难听。而乳鸦比较喜欢叫,声音也柔和些,不是非常难听。傍晚时玉屏上的字画还能看得比较了解,天黑了,玉屏上的字画就看不见了,看上去空空的了。当然,听不到乌鸦叫,看不见玉屏上的字画,于是屋内也就看上去安静空旷了。

“一枕新凉一扇风”写诗人躺在床上用扇子扇风时的感受,夏季扇风,感觉不是非常凉快,由于空气的温度比较高。立秋扇风,感觉分外凉爽,由于秋季到来了,空气的温度也低了些。“新凉”中的“新”字写出了这种变化。当然这种感觉上的质变,也有心理原因在起用途。

“睡起秋声无觅处”句写夜里秋风由劲吹到停止的过程。起初还听到秋风吹动草木发出呜呜的声音,起床后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。起床寻觅秋声,说明诗人对秋季的到来十分关注。

“满阶梧桐月明中”写在明亮的月色中,见到台阶上落满了梧桐叶,诗人终于了解地见到了秋季到来的足迹。由于秋高气爽,所以秋季的月亮特别明亮。由于梧桐是落叶乔木,叶子比较阔,所以被人感觉梧桐落叶比较早,比较显著。

这首诗的特征是写出了夏秋之交自然界的变化。有些变化是显而易见的,如“满阶梧叶”,所谓“一叶落而知天下秋”。有些变化不是非常显著,如首句通过声音能判断出是来自“乳鸦”,次句写立秋夜扇的风特别凉爽。这都反映出诗人对事物的变化特别敏锐,对生活的察看与体验特别细致。

2.关于立秋古诗词赏析

木兰花慢·立秋夜雨送梁汾南行

纳兰性德〔清代〕

盼银河迢递,惊入夜,转清商。乍西园蝴蝶,轻翻麝粉,暗惹蜂黄。炎凉。等闲瞥眼,甚丝丝、点点搅柔肠。应是登临送客,别离滋味重尝。

疑将。水墨画疏窗,孤影淡潇湘。倩一叶高梧,半条残烛、做尽商量。荷裳。被风暗剪,问今宵、哪个与盖鸳鸯。从此羁愁万叠,梦回分付啼螀。

译文

期盼银河的出现,入夜的时候却偏偏下起了悲凄的秋雨。刹那间,园里的蝴蝶和蜜蜂纷纷飞起,匆匆躲避。是暖是寒。入秋夜雨本是等闲之事,但今晚那丝丝点点的雨声却让人搅断柔肠。应该是由于此时正是别离送友的时刻,所以这秋雨才如此被人断肠吧。

秋夜雨洒落在疏窗上,那雨痕仿佛是屏风上画出的水墨画。能否请求高高的梧桐树和烧残的灯烛细做掂量,不要在此时再添人的愁绪池塘里,荷叶已经被秋风吹残,那今夜哪个来代替荷叶为鸳鸯们遮风挡雨呢?你将上路远行,从此旅途劳顿,梦醒之时,唯有悲切的寒蝉声相伴。

注解

木兰花慢:词牌名。原为唐教坊曲。《金奁集》入“林钟商调”,五十五字,前后片各三仄韵,不同部换叶。

梁汾:顾贞观(1637一1714年),又名华文,字华峰,一作华封,号梁汾,江苏无锡人。清康熙十五年(1676年)与纳兰性德相识,从此交契,直至纳兰性德病殁。

迢递(tiáodì):高远貌。

清商:古时候五音之一,即商音,其调悲凉凄切。此处借指入夜后的秋雨之声。

西园:本为园林名,后亦泛指园林。

麝(shè)粉:香粉,代指蝴蝶翅膀。

蜂黄:本指妇女涂额之黄色妆饰,此处代指蜜蜂。

疑将:仿佛、类似。将,助词。唐王勃《郊园即事》:“断山疑画障,悬溜泄鸣琴。”

炎凉:是暖是寒。炎:热。凉:冷。

水墨:浅黑色,常形容或借指烟云。疏窗:雕刻有花纹图案的窗户。

潇湘:本指湘江,或指潇水、湘水,此处代指竹子。

倩:倚近、挨近。

商量:斟酌、考虑之意。洪咨夔《念奴娇·老人用僧仲殊韵咏荷花横披谨和》:“香山老矣,正商量不下,去留蛮素。”

荷裳(hécháng):用荷叶做衣服,这里指荷叶。

羁愁:旅人的愁思。万叠,形容愁情的深厚浓重。

螿(jiāng):即寒蝉,蝉的一种,比较小,墨色,有黄绿色的斑点,秋季出来鸣叫。

赏析

词的上片,词人单刀直入地表述了他与好友聚少离多的现实,所以分别的时候二人更加地难分难舍。“盼银河迢递,惊入夜,转清商。”一个“盼”字,写出了容若与友人的期待。只可恨“天有不测风云”,“惊入夜,转清商”,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随风而至,一个“惊”字,语意突转,尽显出乎预料之意。“盼”与“惊”形成鲜明的对比,词的感情也由美好的期盼陡然直降,成了失落。“乍西园蝴蝶,轻翻麝粉,暗惹蜂黄。”这场雨来得真的是太出人意料了,连院子里的蝴蝶都没筹备好,吓得四处翻飞,扑棱着翅膀,鳞粉也飘落下来。一不小心,又惊到了无辜的小蜜蜂。如此一来,园中蜂飞蝶舞,一片慌乱景象。这个气候真是变化无常,明明之前还是晴朗温暖,一瞬间就变得风雨交加、阵阵凉寒。这雨浙渐沥沥的,连绵不绝下个不停,而且点点滴滴,敲打着心房,缠绵着柔肠。“甚丝丝、点点搅柔肠”,夜雨愁人,上天看到世间的悲苦,流下眼泪,化作雨水,洒落在人间。假如说之前容若还在隐忍着离别的伤心,这一句开始感情便出现了波澜。“应是登临送客,别离滋味重尝。”是送友远行,再一次尝到了离别的滋味,再一次忍受相思之苦。一个“重”字真是尽显无奈与怨恨。

到了下片,词人笔锋一转,开始嘱咐好友要努力加餐饭,在桂花飘香的时节要如约归来。“水墨画疏窗,孤影淡潇湘”意境非常是空淡疏缈。潇湘和下片开头“疑将”连在一块看,秋夜雨洒落在疏窗上,那雨痕仿佛是屏风上画出的潇湘夜雨图。“潇湘”二字本就是离愁别恨的代名词,在这里无非是纳兰心事的一种寄托。“倩一叶高梧,半条残烛,做尽商量”,这句子纳兰说得婉转,窗外夜雨梧桐、屋内泣泪残烛,怎不被人伤神。因此纳兰说,能否请梧桐和灯烛细做掂量,莫要此时再添人愁绪。“荷裳一被风暗剪,问今宵哪个与盖鸳鸯”,已至秋季,荷塘自然也是一片萧索,此情此景,像极了李商隐那首《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》里的句子:“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”到了“从此羁愁万迭,梦回分付啼萤”,纳兰终于将“送别”二字明写在了词面上,“雨夜”“寒蝉”渲染了离别的氛围,离别后,愁惰万叠,只恨造化弄人。词人把如此的话放在词末,惜别离愁之意溢于言表。

全篇都围绕着“立秋”和“夜雨”展开,从景物着手,用景物烘托,打造离别的环境,悲凉凄切之情更为细密深透。

3.关于立秋古诗词赏析

舟中立秋

施闰章〔清代〕

垂老畏闻秋,年光逐水流。

阴云沉岸草,急雨乱滩舟。

时事诗书拙,军储岭海愁。

洊饥今有岁,倚棹望西畴。

译文

临近老年最怕萧瑟衰败的秋天,过去的美好时光也像流水一样一去不复返。

天阴沉沉、岸边青草瑟瑟仆倒,急雨乱点滩头、小舟摇摇荡荡。

只可以用文章表达对时事的担心,两广的军粮储备也被人发愁。

倚在船边望向西边的农田,想到已经连续多年饥荒,期望今年有个好收获。

注解

年光:时光,岁月。

军储:军队的储粮。

岭海:指两广。因地处五岭以南,临近南海。

洊饥:连续多年的饥荒。有岁:好年成。

棹(zhào):船桨,借指船。西畴:指西边的田野。

赏析

秋季是草木凋零的季节.相对于生活来讲,又象征着壮盛之期的逝去,垂老之年的到来。所以尽管秋光也非常美,却极少有入能像唐人刘禹锡那样豪迈高唱:盯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天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

康熙3、四年间,担任“江西参议”而分守“湖西道”的施闰章年交四十7、八,正将进入老年之期。“顷年在官,引疾不许”,在这种年龄遇上阴沉的“立秋”天气,自不免要悚然畏警了:回想当年来到临江府,芷是东风骀荡的春日。倘说那时还曾满怀ff春风骑马到江城,正值繁花照眼弱”的由衷喜悦和勤于民事的几多热望的话;那样秋风数度,当诗人又在“萧水、章门3日路”的公务往返中迎来衰飒秋天的时候,却再没多少令他欣慰的事了——岁月蹉跎,年光如流,壮盛有为的四年多,就如此,逐水”逝去。眼看就要临近老年,怎能不感到深深的怅惘?此诗开篇以“垂老”映对“秋”节,引出“年光一逝去的幽幽慨叹,正表现着很多仕人步入衰秋时共有些苦涩之情。

而且诗人又是在孤舟客宦之中。假如遇上的是“秋风兮婿姻”的晴和之日,则船行江河之间,鸥飞白帆之上,虽说也难免会感到“水阔孤帆影,秋归万叶声”的清寥,毕竟还有青峰黛峦可眺、麦气豆香可赏.目前却是“阴云”沉沉、“急雨”敲篷,诗人所见副的,便只有岸草的瑟瑟偃伏和滩舟的颠荡乱雨之景了。“阴云沈岸草,急雨乱滩舟”二旬,即从眼前实景落笔,勾勒了一幅让人犯愁的动态画面。作为诗人孤消身影的黯淡背景,恰可有力地址示,诗人此刻的心理已变得如何阴郁和纷乱。

施闰章是一位优时悯乱之士,他的思绪,无疑要比一般的羁旅之客深沉得多。这类年来,国家时局仍处在动荡不安之中:晚明桂王虽已被吴三桂征平,郑成功、张煌言领导的义师,却依旧坚持着悲壮的抗清斗争。为了安靖东南,清政府调动重兵,屯驻江浙皖赣一带。康熙三年秋7月,还发动了钲台湾”之役。施闰章对动 乱的时局颇为担心,在《中秋对月》诗中,即发出了“好酌清尊满,休教恨白头。不知今夜月,几处战场秋”的叹息。但身为一介饱读“诗书”的文士,他对安定苍生又能有多大作为?“时事诗书拙,军储临海。

4.关于立秋古诗词赏析

咏廿四气诗·立秋7月节

朝代:唐朝|作者:元稹

不期朱夏尽,凉吹暗迎秋。

天汉成桥鹊,星娥会玉楼。

寒声喧耳外,白露滴林头。

一叶惊心绪,怎么样得不愁?

译文

没料到夏季就如此走到尽头,凉风吹起偷偷地迎来了秋季。

夜晚星河之上是哪个搭成了一座鹊桥,让牛郎织女幽会在仙居。

寒蝉鸣叫声在耳畔喧闹响起,晶莹露珠在林间枝头缓缓滴下。

一片叶子惊起了心中的情思,如何才可以不会再增添哀愁呢。

注解

1.不期:不料、想不到、没约定。

2.朱夏:夏天。《尔雅·释天》:“夏为朱明。”

3.凉吹:凉风吹起。

4.迎秋:古时候祭礼之一。这里指迎接秋天到来。

5.天汉:古时指银河。泛指浩瀚星空或宇宙。

6.桥鹊:源见“乌鹊填桥”。指喜鹊。

7.星娥:中国神话传闻中的织女。天上的仙子。

8.玉楼:传闻中天帝或仙人的居所。

9.寒声:寒蝉的鸣叫声。

10.白露:晶莹剔透的露水。

11.林头:林间枝头。

12.一叶:一片叶子。

13.心绪:心思,心情(多就安宁或紊乱说)。

赏析

不经意间,炎热的夏季就走到了时间的尽头,有不舍,有留恋,还有怀念。夏季带给大家的,一直热烈、肆意、激情与期望,于是当一缕凉风吹至,便会有时光偷换流年之感。秋季来了,心底才会突生感叹,时间不等人。首联,不期朱夏尽,凉吹暗迎秋。正是携带时间转换的一种无可奈何的心理去描写的。

颔联,天汉成桥鹊,星娥会玉楼。天汉,指银河。遥远的夜空,银河横亘天空,仿佛搭成了一座鹊桥。牛郎织女幽会在漂亮的玉楼仙境。假如第一联是感叹“凉风至”,那样第二联则是期待“鹊桥会”。秋季,也有让人神往的日子,漂亮的七夕情人节就在七夕,即今年的8月25日。这里诗人是由牛郎织女的爱情,想起人间的爱情,继而想起我们的爱情。失去另一半伴侣的诗人,在此为尾联的“怎么样得不愁”埋下了伏笔。

颈联,寒声喧耳外,白露滴林头。这里的“寒声”理解是全诗的重要。很多不知道节气物候的人,非常简单的将“寒声”,理解为寒冷的秋声,这其实是错误的。寒冷的秋声如何可以喧闹呢,显然与“喧耳外”不符合。再结合立秋三候:凉风至;白露生;寒蝉鸣。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这里的“寒声”指代寒蝉的鸣叫声,与下句“白露”形成工稳对仗。这样巧妙将立秋二候编织进一联中,不能不赞叹元稹处置语句的高妙。第三候“凉风至”,则在首联下句出现。

“寒声”对“白露”,比“寒蝉”对“白露”要更含蓄,更完整。寒蝉的鸣叫声,才能在耳畔喧闹,正好对应,晶莹剔透的露珠在林间枝头滴下。“喧耳外”,其实是“耳外喧”;“滴林头”,其实是“林头滴”,倒装之后,使人感觉到“喧”与“滴”带来的动感冲击,与上两句的静态形成鲜明对比。同时,也使人感觉到诗人察看自然的细致入微,连白露轻轻滴下的画面也可以捕捉到。

尾联,一叶惊心绪,怎么样得不愁。可谓立秋的名句。一叶知秋,一叶惊心。秋季,就在那一片片变黄的叶子里,悄然而至。当大家面对肃杀的秋季,面对阵阵凉意,心中怎能不想起去年的秋季,生活的秋季,与疾驶而去的半年光景。秋季是漂亮的,秋季也是让人伤感的,由于秋后,好多动物和植物都将离开这个世间,包含上面的寒蝉。面对马上凋零的万物,大家心中自然会感应万物的变化,生出同样的悲伤情绪。《黄帝内经》劝大家秋季要使志安宁,不要过分悲秋,不然会对身体导致伤害。

“怎么样得不愁”呢?千古以来没答案。不过,毛主席的“看万山红遍,层林尽染;漫江碧透,百舸争流”的气势,可以可以学一学。毛主席在面对秋季肃杀表现出来的不愁且愈加豪迈的精神,值得大家学习。

5.关于立秋古诗词赏析

立秋前1日览镜

李益〔唐代〕

万事销身外,生涯在镜中。

惟将两鬓雪,明日对秋风。

译文

身外所有往事都可以一笔勾销,仕途生涯都反映在这镜中。

只有花白如雪的两鬓,明天又是一个立秋,秋风一块,万物凋零,自己命也不过这样。

注解

身外:自己以外。

两鬓:两边脸旁挨近耳朵的头发。

鉴赏

失志不遇的悲哀,莫过于年华蹉跎而志业无成,乃至无望。假如认定无望,反而转向超脱,看破红尘。在封建士人中,多数是明知无望,却仍抱期望,依然奔波仕途,甘受沦落苦楚。李益这诗即作是想,怀此情。

第二天立秋,第一天照镜子,不言而喻,有悲秋的意味。诗人看见自己两鬓花白如雪,苍老了。但他不惊不悲,而是平静淡漠,甚至有点调侃自嘲。镜中的面容,毕竟只表现过去的历程,是已知的体验。他感觉自己活着,这已经足够,身外所有往事都可以一笔勾销,无须多想,不必烦恼,就让它留在镜子里。但,镜外的诗人要面对第二天,走向前途,不知该如何解决。他感觉后一天恰同前1日。过去无成而无得,以后正可无求而无失。何况时光无情,次日立秋,秋风一块,万物凋零,我们的命也这样,不容超脱,无从选择,只有在此华发之年,怀着一颗被失望凉却的心,去面对肃杀的秋风,同意凋零的前途。这自觉的无望,使他从悲哀而淡漠,变得异常冷静而清醒,虽未绝望,却趋无谓,置一生辛酸于身外,有无限苦涩在言表。这就是此诗中诗人的情怀。

诗题“立秋前1日”点明写作日期,而主要用以表示此诗的比兴含义在悲秋。“览镜”,取喻镜鉴,顾往瞻来。前二句概括失志的过去,是顾往;后二句抒写无望的将来,是瞻来。首句,实则已把身世感慨说尽,然后以“在镜中”、“两鬓雪”、“对秋风”这类具体形象以实喻虚,来表达那一言难尽的的遭遇和前途。这类比喻,既了解,又含蓄不尽,使全篇既有实感,又富意趣,浑然一体,一气呵成。

广告位